都将眼神自觉地落在了顾铮的腰部以下的部位

 “哎!”顾铮叹了一口气:“你们就知道打打杀杀,现在的佛城,除了重兵把守的殖民区,哪个洋人会在其他地方出现?想要让洋人疼了,不光是上的消灭,也可以采用经济上的制裁啊!”
 
    “可是如果抢劫商船,会让朝廷很难办的!”
 
    “正规的商船我们自然不能抢,但是如果是不正规的呢?譬如说大烟膏子呢?”
 
    “什么!”一听顾铮这话,坛口的女人们就坐不住了:“哪里会有大烟运来?我们佛城码头不是禁止这类东西的运输的吗?”
 
    “天真!”顾铮用鼻孔喷出了一口气,这群愚蠢的女人:“你以为佛城内的烟馆一条街是怎么开起来的?难道是那群大烟馆的老板,自己用箩筐背回来的吗?”
 
    “在佛城,运什么都没有船运来的便捷。如果不出我的推测,你们派几个人待到深夜时,码头工人都散了之后,去蹲守一会,一定会大有收获的。”
 
    “只不过,当你们要下手的时候,我有一点要求。”
 
    “哦?”
 
    早已经兴奋了起来的坛口众女人们,津津有味的继续听顾铮把下边的话说完:“让黑灯照的人去,她们穿的隐蔽,还有,千万别唱歌,别翻跟头,还有,别点灯。”
 
    “我们悄悄的来,悄悄的去,去抢洋人的货,武装自己的力量,保存有生的力量,为接下来更大的战斗做准备!”
 
    “这不是藏头露尾,这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圣母的事业!我们坛口也需要闷声做点事的!”
 
    结尾处,还不忘记捧一把她们的精神领袖,顾铮你赢了。
 
    一番话下来,让两方人聊是其乐融融,在确认了她们会在第一次任务后,根据具体情况,再来找顾铮出谋划策之后,他就被全须全尾的又给送了出来。
 
    只不过这一次,顾铮再也享受不到被人四台大轿般的给扛回去的待遇了,他被送到了坛口外围,人家就退了,顾铮就只能自己腿回去了。
 
    谁成想,这条城外黑漆漆的小路,顾铮才走了半程,对面就来了一队点着火把,走走停停的过来寻他的人。
 
    领头的竟然是至宝林的东家,黄鸿飞。
 
    “顾先生?”
 
    “顾先生?”
 
    “我在这里呢!”顾铮的脸上带了几分的惊喜,快跑了几步,就迎了过去:“黄东家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?”
 
    在看到了顾铮全须全尾的站在了他的面前之后,黄鸿飞不由的松了一口气,他将自己的身后微微的一侧,朝着后边一指:“喏。”
 
    “是这个苏姓的小伙子,第一时间跑到我至宝林的武馆,通知到我,你被黑灯照的人带走了,可能有危险。”
景,有了那么一瞬间的安静,队伍里里里外外的人,都将眼神自觉地落在了顾铮的腰部以下的部位。
 
    作为一个纯爷们,顾铮自然要挺身而出为自己的贞操,不是,是男人的尊严而辩解了:“小苏,放心吧,那群女人对我很是礼遇,不但如此我还见到了黄莲圣母,她们非说我是文群星下凡,辅助她们成就大业的。”
 
    “顾师傅你不会是答应了她们了吧?”
 
    “是啊!”顾铮在众人再一次诧异的眼神下点了点头:“都是一个国家的人,不要搞什么性别或是派别的歧视。她们这群女人的出发点总是好的,如果能有一个人好好的引导,没准还整得能够形成一股对国家和百姓都有利的力量呢。”
 
    黄鸿飞看到了眼前这个武力值基本为负的男人,此时却仿佛有着无穷的力量一般,带着对人民的热爱和信仰,说出了这样一番有见地的话。
 
    他就不由的被顾铮所折服了,作为一代宗师的他,气度自然更是不凡,心中所想,行动所至,随着话音的落下,就朝着顾铮深深的施了一礼:“先生大才,我等心生敬仰。犬子能拜得先生为师,是他三生有幸!希望先生在至宝林中不吝所教,也能适当的给予老朽一些提醒!”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